食色性也。

主全职相关。也是个人随笔存放处。

Amanecer de Medianoche-章五

8
夜色渐深。
寂静无人的高速公路上。
一辆黑色的车飞快的开过,车尾的霓虹灯留下一道残影。
然而仔细观察可以看到车身上的弹坑和划痕。
江波涛和周泽楷此时多少都有些狼狈。
他们从盯梢地点离开的那瞬间开始,不停地有车开始跟在他们身后。
在市区里他们还稍有收敛,当周泽楷他们的车开上高速公路时他们也大胆了起来,经常直接探出窗口进行射击。
好在由于是夜晚高速公路上几乎没有车辆,江波涛可以尽他所能的进行着躲避。
三辆在市区内甩掉。
两辆被周泽楷精准的枪法直接击中油箱。
此时在他们身后紧追不舍的只有一辆。
他们即使被迫开始这种逃窜,他们依旧没有放弃思考这一切的原因。
黄少天。
两人都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
周泽楷其实并不意外。
如果黄少天仅仅是他所表现的那样简单,那他也不足以让周泽楷感到威胁。
但是他此刻更关心地是,谁是这背后的策划者。
身后的车辆依旧紧跟着他们,在空旷的高速公路上江波涛也没有什么办法摆脱。
但他没有失去冷静,比这更不利的情况他遇见过太多次。
“弃车。”
耳边传来周泽楷的声音,江波涛笑了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车尾猛地甩出一个漂亮的弧度,径直冲出了道路进入了一旁的草坪。
周泽楷将碎霜握在手中荒火别在腰间,从车上跳下,落地时向前翻滚进行着缓冲,同时借助夜色以及杂草的掩护匍匐着隐藏自己的身形。
与他成九十度夹角的位置,同样隐藏着江波涛。
弃车,是为了引对方下车。
果然,对方没有因为这种简单的转弯就失去他们的行踪。
那辆车缓缓驶过来,最终在草坪边上停下。
脚踩在草上的声音。
车门关闭的声音。
保险栓打开的声音。
有些越来越远,有些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总共有三个人。
周泽楷迅速做出了判断。
有一个脚步声,离他的距离一点点缩短着。
但是周泽楷还是没有出手。
还不够近。
他在等待那个最合适的时机。
只需要一击就可以致命的时候。
十米。
七米。
五米。
三米。
周泽楷近乎无声地从地上站起身,与此同时碎霜已经指上人眉心。
对方似乎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是一声枪响。
鲜血沾染了那人的额头。
随即是躯体倒地的声音。
另外一边的枪声几乎是同时响起。
他知道那是江波涛出手了。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胳膊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
低头看去是一道血痕。
这是子弹擦过带来的伤痕。
这样一道小伤没有让他握住碎霜的手颤抖半分。
枪口掉转,寻找着视野内的目标。
刚刚不只是一声枪响,是两声。
有人借助江波涛出手时的枪声掩盖了自己的举动。
时间卡的如此精准。
又能策划得了这样一次行动。
黑暗中也可以准确地击中目标。
周泽楷脑中闪过一个名字。
名为荣耀教科书的存在。
即使是退役后也依旧强大如昔。
十年给他带来的似乎不是身体素质的大幅下降。
而是更多的经验,更多的计谋,更多的老练。
战术,技巧,心理素养。
曾经,他就是站在巅峰的神。
只有这个人,可能做到这一点。
叶修。
9
黄少天醒过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夏天的雨大多是这样来的慢去的快。
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他习惯性地去掏衣兜里的手机看时间。
然而外套兜里却空荡荡。
黄少天反应了一下就意识到是周泽楷拿走了他的手机。
把兜里东西都掏了出来数了数。
除了手机都还在。
在心里对周泽楷这种行为比了个中指,黄少天想想还是决定先回公司。
没了手机的导航,黄少天几乎是开一段路就要拿出车里的地图看几分钟。
大概过去了一个小时的时候,黄少天终于站在了蓝雨的门口。
有些不耐烦地等着电梯的时候,黄少天在心里已经把周泽楷这个看着帅气其实心脏的家伙骂了一百遍。
电子显示屏上的数字跳跃着下降。
叮―
电梯门打开的提示音响起,黄少天径直冲了过去。
随即却撞到了一个人怀里。
“我靠你走路不看路的啊长眼睛干嘛吃的出气用啊…………啊哈哈哈队长你下班了啊今天下班挺早啊”
“不早了,都十点多了。少天这么着急是有什么事?”
黄少天抬起头看见的是略有惊讶的喻文州。
看见人手里拿着的手机伸手直接抢过来,按了几下屏幕播出了电话才对人比比口型:队长我借一下你手机啊。
喻文州倒也任凭他拿过自己的手机,或者说是黄少天动作太快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
嘟―嘟―嘟―
黄少天等待着电话接通。
终于,忙音停下。
话筒对面却依旧寂静一片。
黄少天忍不住把手机拿到眼前看着正在通话中的计时确认着他在进行着通话。
重新把手机举到耳边没好气地说到:“喂喂喂周泽楷你敢接电话你敢出声吗!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不知道是你拿走我手机了吗!你说你长那么好看心怎么那么脏就这么把别人手机摸走了都不带吱一声儿的抢劫抢的这么理直气壮?!我跟你说啊快把我手机给我送回来那里面可都是商业机密知不知道!”
黄少天专注地捕捉着话筒对面的声音。
他没有看到喻文州听到周泽楷这个名字的时候皱起的眉。
他也不知道,话筒对面的周泽楷听到这个声音时嘴角带起的笑意。

空气中散发着雨后的潮湿味道。
周泽楷的衣服上还沾有青草的碎屑。
面前站着的人嘴里叼着一根烟。
车灯从他身后照过来留下他逆光的剪影。
周泽楷看着眼前比他微矮几厘米的人却没感觉到任何气势上的有利。
他向人微微点头示意:“前辈好。”
“小周还是这么有礼貌啊。”叶修用手指夹住烟向人挥了挥手。
周泽楷没有回答。此时他双手分别紧握着荒火和碎霜。
叶修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警惕,他把另一只手上的枪扔到一边向人摊开手:“不用紧张,我可不想之后的几年里都被轮回的人追杀,尤其是你的好搭档。”说着他的眼神向一边草坪里江波涛藏身的方向扫过。
周泽楷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叶修。
他以为叶修是来杀他和江波涛。
如果不是的话,他又是什么目的?
叶修看出了他的困惑,笑了笑:“只是因为你们这次的目标。害你们没完成任务还真抱歉啊。”
说着他转身背向周泽楷挥了挥手,似乎毫不在意将后背留给了敌人。
“啊对了,关于少天,他的确不属于任何一个组织,他也不知道任何蓝雨的历史,不过你也看到了,他可算是个很有潜质的新人。所以这次我让他帮了我个小忙,仅此而已。”
叶修半侧过头来对着周泽楷说道。
说完之后他拉开车门,驾车离去。
江波涛从一旁的草地上站起来,手中依旧紧握着枪。
两人都还没有放松警惕。
叮零零―
寂静的空气里突然想起了手机铃声。
周泽楷感受到衣兜里的手机开始震动。
不是他的。
是黄少天的。
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名称是喻文州。
犹豫片刻他还是滑动屏幕接了这个电话。
话筒对面传来的是那个熟悉的清冽嗓音。
语速很快却咬字清晰。
周泽楷此时靠在车上。
胳膊上的擦伤还在隐隐作痛。
穿着整齐的衬衫已经在躲避的过程中变的凌乱。
打斗时持续保持高度警惕的神经到来的疲惫。
还可以闻到空气里鲜血和硝烟的味道。
但是当他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了。
终究,
黄少天没有他想像中的复杂。
只要不是那样就好。

评论(2)
热度(14)

© 食色性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