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主全职相关。也是个人随笔存放处。

Amanecer de Medianoche—章六

10
黄少天揉着有些肿胀感的太阳穴,在深夜的高速公路上驾车前行的时候脑海中莫名闪过一句话。
拨通电话之后,对面经过长时间的沉默报出了一个地址随即结束了通话。
黄少天被挂了电话的时候看着一旁等待的喻文州硬生生忍住了摔手机的冲动。
把手机还给喻文州,黄少天匆忙地冲向自己的车。
喻文州站在原地看着黄少天离开的背景,拨通了一个电话。
“是你让他参与进来的。”
是个疑问句却带着肯定的语气。
电话对面的人轻笑,随即是一阵距离听筒很近的呼吸声。
喻文州此时可以想像电话对面的人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吞云吐雾的场景。
“叶修,解释一下你这么做的原因。”
喻文州的语气依旧是一如既往的冷静。
“呵呵,只是借你家话痨帮个忙而已,没什么别的意思。”
这样么…
喻文州在心里轻叹。
那么已经没什么问下去的必要了。
黄少天就是这样,他有等待机会的耐心,同样也有着把握时机的勇气。
但是,这不代表他没有好奇心。
毕竟还年轻。
喻文州看着公司外那辆熟悉的车向远方驶去的背影这样想着。

夜晚的道路空旷无人。
街灯在路面投下一片片半圆形的光影。
黑暗的夜色被驱逐在这一片片光明之外。
往远处看去,黑暗与灯光交织成的摇曳光影仿佛一直延续到世界尽头。
黄少天借助着这些微眇的灯光寻找着周泽楷的身影。
尽量降低车速生怕错过那人。
黄少天终于看见了几十米外站在路灯下的那人。
周泽楷正靠着身后的路灯双手插兜。
头发衣着都有些凌乱。
黄少天停下车的瞬间莫名地猜想着这是不是由于自己的原因。
打开车窗抬头仰视着周泽楷,黄少天不耐烦地伸出手:“我说你还真是能折腾早知道别拿走我手机就好了你知不知道我一路开车过来有多费劲啊大半夜的很累!”
周泽楷看着面前人明显有些疲惫的面容低声回答了一句:“知道。”
黄少天也愣了愣,他只是习惯性地抱怨几句,而周泽楷却认真地听完做出了回答。
黄少天还没发完的牢骚就这样被噎住,偏过头去避开他的视线小声嘟囔一句:“手机还给我。”
手掌上传来的是金属的冰冷,指尖则有着肌肤的触感。
周泽楷的虎口带着薄茧。
微凉的温度。
掌侧是他的指甲轻轻滑过。
握住自己的手机收回手把手机装回自己衣兜里。
黄少天抬头看了看周泽楷说道:“大半夜的你在这鬼地方干嘛跑这么远是被人追了吗?不过既然你能过来拿你肯定有车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吧我可要走了。”
“…嗯…吃饭?”
周泽楷的语气微微上扬似乎是在提问。
黄少天这时候才想起来中午过后除了一杯咖啡什么都没吃的事实,连续的奔波让他自己都忽视了这一点。
从黄少天的角度看去,灯光从周泽楷的头顶向下洒落。
黑色的碎发在灯光中笼罩着一层光晕。
睫毛在眼窝处投下一片阴影。
轻扣在玻璃窗边缘的手修长而骨节分明。
略显苍白的手背上血管的脉络清晰可见。
黄少天不觉得眼前这个人很危险。
此时他只觉得他很可靠。
脑海中的那句话再次跳了出来。
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11
“说起来好像是还没吃晚饭啊那走着咱吃夜宵去?其实你要不说我还忘了呢还有在我概念里杀手好像都应该很非人类的执行个任务就不吃饭了什么的啊其实不是吗果然我之前都是电影美剧里看来的幻觉吗。来吧上车啊站着干嘛你以为你继续站着不说话就成电线杆了?”
周泽楷看着眼前黄少天的这种状态感觉心里那种的那种温度又一次随着血液流动温暖着整个身体。
有多久没人用一起吃饭这个单纯的理由叫他出去了。
他只是想看到,这种毫无防备的笑意。
而不是面对轮回的王牌周泽楷的那种警惕。
正是因为对于这些情绪已经敏感到疲惫。
所以这种本能地信任对他格外珍贵。
“我来……”
驾驶座的车门被拉开,黄少天反应了一下才意识到周泽楷是在说他来开车。
想想已经开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的车的确有些太累了,黄少天下来车绕到另一边的副驾驶座上拍拍身边的座位对周泽楷说道:“来吧别客气,还有我说啊周泽楷你这说话能不能别这么蹦字儿啊剩下一半意思还得别人想我说你这是交流障碍症吗还是你一句话超过五个字会死机?不过没关系跟我待多了管你什么自闭症抑郁症交流障碍症绝对会好啊…”
周泽楷坐上驾驶座之后掉头向市内开去。
耳边黄少天还继续着喋喋不休。
习惯性地伸手按上播放键。
音乐声响起。
周泽楷不是个擅长表达的人,所以为了使气氛不太沉闷他总会用音乐来做背景。
黄少天的声音随着吉他声的伴奏开始停下。
所以他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车之后也并没有停下这首曲子。
熟悉的开头响起的时候周泽楷意识到这首歌自己也听过并且恰好很喜欢。
开头伴奏带着节奏敲击着耳膜声音渐渐越来越大。
In the darkness

Before the dawn

In the swelling

Of this storm
低沉略带沙哑的男声响起在车里略有狭小的空间里盘旋。
但周泽楷极好的听力让他清晰地捕捉到来自身侧的声音。
黄少天的哼唱。
Running round and with apologies

And hope is gone

Leave a light, a light on

Millions are

Lost from home

In the swelling

Swelling on

Running round and with a thunder

To bleed from thorns

Leave a light, a light on

Leave a light, a light on

Leave a light, a light on

Leave a light, a light on
原唱的声音里有着岁月磨练出的沧桑。
身边黄少天的低声清唱则是清澈透明的声线如溪水般流淌。
深夜的音乐会让人的情绪愈加鲜明。
似乎在黑暗的掩盖下,所有人为施加的遮挡都没有必要。
一曲完毕,黄少天的声音停下。
被设定成了单曲循环的歌曲还在播放着。
“好听…”周泽楷扭过头去看着黄少天的眼睛说道。
神情里带着的认真让黄少天肯定了他的确是在夸自己。
自己有些随意的跟着唱唱都被听到了还这么认真地夸赞的感觉还真是…
黄少天没有做出回答只是伸手把周泽楷的脸推向面对道路的方向:“好好开车!你别看我啊看路不然过会车毁人亡了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黄少天说完这句话也陷入了沉默。
主唱低沉的声线带着一种柔和的情绪融化着两人的隔阂。
黄少天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似乎刻意保持着一个略低的音量。
“周泽楷…你为什么去做杀手?”
“我不是说这不好啊你别多想,但是说实话我看见你的时候觉得你不像是一个杀手。”
“……”
“怎么说呢就是一种感觉吧,看见你的时候想的不是你曾经杀过多少人而是觉得你很可靠可以信任。
可能是因为你的眼神太善良?一般杀手不都应该是摆着张扑克脸用眼神就能把你虐到跪下唱征服?结果我看见你就觉得你这扑克脸是有只不过眼神怎么看怎么像是个腼腆的大学生啊。
不过我估计你拿枪指着人的时候不是这个表情?”
“……是”
“哈哈哈哈周泽楷你还真是面瘫吗除了没表情就不会有别的表情了?来给笑一个看看啊。”
“………呃…”
黄少天偏过头带着一丝笑意打量着周泽楷。
周泽楷此时却同样扭过头扬起了唇角。
微小的弧度带起的却是隐藏在心中的庞大情绪。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到可以呼吸相闻。
黄少天可以看到周泽楷的黑色眼瞳中灯光反射的闪烁光影。
而周泽楷同样可以看到黄少天浅褐色的眸子里融着的柔软笑意。
歌声萦绕着缠上两人的心底。
黄少天知道眼前是一次机会。
所以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捕捉了这个机会。
只要向前几厘米的距离。
当两人的唇相贴合的瞬间。
微潮的温热。
柔软的触觉。
黄少天多年来的本能比他的理智还是快了一步。
而周泽楷,从黄少天意外闯入他的视线中时就对他有着关注。
如果作为对手太强大,那么就做队友。
再或者。
把对方放在彼此心底。
放到那个远离一切外界伤害,
却誓死守护那寸净土中的身影的地方。

评论(9)
热度(6)

© 食色性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