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主全职相关。也是个人随笔存放处。

「一千零一脑洞之八•叶蓝 • 最后二十四小时」

- 千重玄翌°:

*坚持日更的我
*师父我爱你师父我爱你师父我爱你


0

蓝河望着周围的人群,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虚幻的身影重重叠叠,如烟雾般弥漫。这么多人,却都不是他在找的那个人。

还有二十四小时。




1 子时

蓝河想起他初见君莫笑时连发的十八条好友申请,那诚恳的态度是宋高宗十二道金字牌召回岳飞的二分之三倍,实在感人肺腑沁人心脾催人泪下。
可从来都没想过会这样认识荣耀的大神啊,果然命运这东西是怎么也说不清的。许久以后,蓝河这样感叹。
不过这样一想,好像自己从一开始就莫名对他有了执念,一次两次三次四次...像飞蛾执着地扑向光明。



蓝河推开前面的两个人影低声道了句歉,要找的人依然不见踪影。

还有二十二小时。




2 丑时

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渐渐熟识了,从开始时觉得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到对其技术的叹服膜拜到一种莫名的信任。
不仅仅是对他技术的信任,还多了什么,蓝河也说不清楚。
就像当时叶修说能把记录再提高个两分多钟,所有人都不信,除了蓝河。
因为是他说的,所以就信了。简单的思维,简单的沦陷。
大概自己真的没救了,蓝河有点自暴自弃地想。



还有二十小时




3 寅时

蓝河知道君莫笑是叶秋的时候,他傻逼了。
而他知道这件事后的第一想法竟然不是别的,而是...嗷嗷嗷好想去向叶秋大神要个签名啊但会不会太丢脸了不行不行蓝河你的偶像是黄少虽然叶秋大神很神秘很厉害但你千万不能被他色诱啊(?)!

虽然最后的结果好像是叶秋大神被自己色诱了呢...

咳,好像就此联想到了一些不能说会被和谐的事情,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还有十八小时。




4 卯时

蓝河也经常想起那个画面。花花绿绿不忍直视的散人挥动着银伞灵活地往塔上跳去,然后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中。而他们这些第十区里各公会响当当的会长,此时都是齐聚一堂,一起站在这里,白痴一样仰望着……仰望着那个高高在上,不打雷就看不到的身影。
蓝河有些伤感,鼻子有点酸。
一定是晚上没睡好感冒了。自欺欺人,不知缘由。

毕竟...这本来才是他们之间应有的距离,可是为什么,心中有一种名曰不甘的情绪在叫嚣。

罪恶之城的漂泊大雨模糊了那些看不清的羁绊。



还有十六小时。




5 辰时

保姆你妹啊!蓝河望着自己头上的称呼在心里咆哮。但实际上,他还是比较喜欢当保姆的...虽然他死也不会承认。
没有公会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这样单纯的保姆生活反而给蓝河带来了他失去很久的游戏本身的快乐。
可惜,只有五天。

“哪里话,只要你愿意,一直做下去也可以。”

屏幕上的文字突然跳出,好像一个一个地砸进蓝河的心里。



还有十四小时。




6 巳时

55级进了神之领域的君莫笑,联合工会抢boss的君莫笑,带领兴欣参加挑战赛的君莫笑,终于再次重新站在职业联赛这个舞台上的君莫笑...
君莫笑的装备依然是那么五颜六色混搭夺目,而他现在的对手,再也不是他们这些所谓的公会精英了,而是黄少天,是王杰希,是这些站在荣耀顶端的人物。

大概,自己已经被他遗忘了吧。这样又算什么呢。
蓝河有点开始嫌弃,总是莫名其妙地想起君莫笑的自己。



蓝河突然有点想哭。时间已经过去一半,而前方依旧人海茫茫,他依然找不到那个人。

还有十二小时。




7 午时

兴欣,总冠军。
蓝河在决赛现场看着中央大屏幕上显示的两个大字,百感交集。

荣耀。

看着他从云端摔下,却若无其事地再重新回到那里。是的,那本来就是他该呆的地方。而自己,只是他匆匆路过的风景。
蓝河觉得眼角有些湿润,他狠狠地吸了下鼻子,站起来为兴欣欢呼。他努力地喊,似乎这样就能让还在比赛位上的叶修听见。
这是他第一次为除了蓝雨的队伍疯狂,只因为那里有他。



还有十小时。




8 未时

叶修退役。
已经是第二次了。
但蓝河开始时那种若有若无的失落在发现自己经常在网游中遇上各式各样的叶修小号尤其是在抢boss时从未迟到后逐渐酝酿,最后蜕变成了癫狂。
蓝河看着又换成灵魂视觉的荣耀界面,觉得累感不爱。

为什么去哪里都能遇到大神啊啊啊技能点加的不对啊啊啊!蓝河捂着脑袋表示对世界的愤慨和不满。
至于心中莫名的开心...那是什么玩意!他才没有呢哼!

好像又回到了第十区,那熟悉的日子。



还有八小时。




9 申时

蓝河震惊了。

他想起叶修让被识破卧底身份的他管理兴欣公会时的动作——狠掐了一下自己,证明这确实不是一场梦,而后打开聊天记录,细细看了一遍确定自己没有眼花,而后又开杀毒软件狠狠扫描了一番,确定并不是电脑中了病毒——因为他现在完全无法克制住自己想把这些事再做一遍的欲望。
只因为那句来自君莫笑的留言。

小蓝啊,哥好像挺喜欢你的,要不考虑和哥处处对象啊?/叼烟

蓝河盯着对话框呆了许久,然后有些颤抖着回复了一个字。

好。



还有六小时。




10 酉时

蓝河不由自主地紧张,在心里不断过着准备了很久的台词,手心全是汗,一会正正衣领一会理理刘海。虽然被叶修嘲笑现在他梦话都是“伯父伯母您好我是许博远”,但见家长这种事无论怎么脑补心里还是没什么底。
“哟,小蓝你这么紧张干嘛,他们又不会吃了你。”叶修歪头看了下身着正装的蓝河,伸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
“放心吧,没事的,你可是哥喜欢的人啊。”
“哥喜欢的人,是天底下最优秀的。”
而后,是个平静的吻。

蓝河在烟草味中觉得自己好像的确不那么紧张了。



还有四小时。




11 戌时

“叶修,起来吃饭。”蓝河踹了踹窝在被子里的一团不明物体。
“蓝啊,让哥再睡一会...昨天BOSS抢的有点晚...”不明物体蠕动了一下,又回归了死寂。
蓝河淡定的回到厨房,拿了铁勺和铁锅回到叶修窗前。双手往下,铁锅靠近被子,铁勺腾空四十五度,以以十米每秒的加速度向铁锅冲去。
“哐!!!!”余音袅袅,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被窝之叶修。
蓝河愤慨地表示,叶修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抢的BOSS就是我们蓝溪阁的!

这是他们交往两年,同居半年时普通的一天。阳光温暖,岁月静好。



蓝河几乎发狂,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不是他...他好累,却必须强迫自己继续找下去。

还有两个小时。



12 亥时

迎面驶来的货车,破碎的车窗,女人的尖叫,肆意的鲜血,把他护在身下的叶修。
蓝河说不出话,只是眼泪控制不住地流,血和泪水好像要抽干他身上所有的液体。叶修手指动了动,蓝河轻轻地握住他骨节分明修长漂亮的手指,他笑了笑,虽然因为疼痛显得古怪而扭曲,但蓝河知道他是想笑的。

叶修死了。
蓝河努力挪过去,在叶修苍白的唇上印上一吻。



蓝河跑得满身是汗,终于在桥边找到了那个叼着根烟吞云吐雾的人。
“你怎么又抽烟,说了一天只能抽一根。”蓝河不满地从叶修嘴里抢过了烟头。
“是是是蓝大大我错了。”叶修笑,轻轻的执起蓝河的手,“蓝大大,该走啦。”

两人走上桥,身影在人海中再分不出,但手却从未松开。

时间到。




13

许博远,车祸,抢救二十四小时,不治身亡。





—FIN—

评论
热度(433)

© 食色性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