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主全职相关。也是个人随笔存放处。

【韩叶】点文·吸血鬼paro

黑子白:

@1998zon827 的点文√

我是不刷all叶不舒服星人orz当然只有一点点点点点。
说好要清淡点的我还是上了点肉渣orz

————以下放文————
韩文清踩着黑色干枯的碎叶走进了这栋黑色的教堂。

或许这栋教堂曾经笼罩着圣洁的光辉,在天使羽翼的庇护下倾听人类的忏悔与歌颂。

但自从这里住了一只吸血鬼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一只敢于挑战神灵权威的吸血鬼。

信奉神灵的使徒被同化成黑暗的生物,圣光被驱散,这里成了无人敢踏足的禁区。

除了韩文清。



韩文清越过教堂前端被倒挂的耶稣十字架,在墙壁上敲了敲,打开了一条通往地牢的通道。

教会并不像表面上这么仁慈,对待异教徒他们在神的默许下,总会做出一些扭曲的,令人发指的事来。

韩文清擦了打火石点燃了走道内挂着的火把,熟门熟路的来到第三间地牢。

“叶修,我来了。”

叶修听到声音,慢慢的抬了头,强大的吸血鬼此时被银丝捆缚在墙上。

尖锐的银丝陷阱了叶修手腕的皮肉,渗出丝丝血迹。

韩文清把火把固定好,走过去利落的绞开了银丝。

“从今天起,你就不必这样自封力量来躲避他们了。”

叶修顺着墙一屁股坐在地上,他揉揉手腕,对韩文清露出两颗尖牙,语气戏谑:“他们放弃找哥了?唉,真没办法,哥就是这么遭人妒,教廷周泽楷,魔党喻文州,还有你们这些血猎世家,哪个不想要哥的命?”

韩文清居高临下的看看这个他追杀了十年的吸血鬼,从少年到青年,他在一天天成熟,而叶修未曾变过。

“呵,他们对你可不是要杀这么简单。”韩文清想想这货招蜂引蝶的功力,不由得冷哼一声。他蹲下身掐开叶修的口腔,检查了一下有没有伤口,然后把脖子凑了过去。

叶修用鼻尖蹭了蹭韩文清光滑的颈子,伸出舌头细细的寻舔到大动脉的地方,然后毫不客气的咬了下去。

高等吸血鬼进食时就宛如恋人间最亲昵的温存。叶修浅尝辄止,双手勾着韩文清的脖颈:“老韩你味道还是这么棒。”

韩文清摸了摸自己的颈侧,沾染了叶修唾液的伤口已经开始结痂愈合了。

韩文清按住叶修的头,吻了上去。



两人纠纠缠缠的进了教堂二层主教的房间。

叶修恶趣味的保留着主教曾经精心供奉的神龛,作为一只站在阳光背面的血族,他总是很享受这种渎神的快感。

韩文清的动作有些急,他身为血猎,与吸血鬼发生这样的关系本就是罪恶的。

但哪怕高高在上的神灵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们相爱。

韩文清在叶修冰凉的躯体上烙下吻痕,冒然的进入了他思念已久的地方。

叶修倒吸一口气,还是努力放松了自己去接纳韩文清。

好在快感大过于疼痛。



韩文清维持释放后的状态胡乱把叶修拥在怀里,下身还埋在叶修身体里。

叶修抚了抚韩文清汗湿的额角,轻笑起来:“老韩,你今天很紧张啊……在怕什么呢?”

韩文清一向是与胆怯逃避绝缘的人,他深吸了一口气,重复了一下叶修先前在地牢说过的话:“教廷周泽楷,魔党喻文州,各大血猎家族……对你抱有像我这样情感的人并不在少数。”

叶修听着他的话,随意的应着,指尖挑起韩文清的腰带把玩。

韩文清握住叶修的手,皱着眉看他:“我们纠缠了十年,但是总是有这样那样的威胁让我不安。”

叶修看了韩文清一会儿,忽然低低的笑了起来,他凑过头舔咬着韩文清的耳坠:“那么,就请和我一起堕落到黑暗里来吧。”

和我一起享受该隐的馈赠吧,时间将不再伤害我们,俗世也再不能烦扰我们,向你对那个虚伪的神灵抱以背叛吧,我亲爱的恋人。

浮士德与魔鬼签下契约

这一次,再没有天使敢于来拯救他。

————end————
有点像写成长篇×

评论
热度(204)
  1. special leave黑子白kuroku 转载了此文字

© 食色性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