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主全职相关。也是个人随笔存放处。

心脏四人组 ALL喻 OOC醒目!肉肉肉肉——

斗草肃今宵:

因为心脏四人组挨个出场还得编个靠谱的理由,小事情的道具总不能随时带身上【对哦为什么不可以……【闭嘴你
所以直接跳过各种铺垫直接进入啪啪啪,顶风作案还真有点小激动呢嘿嘿:D
要是有幸被抓了………………我们牢里有缘会相见的嘿嘿嘿:D





“哟……这正玩着呢?”喻文州听到是叶修的声音,紧绷起来的身体稍稍放松了一点,骤紧的呼吸变得紊乱,他抬眼看了眼肖时钦,用眼神询问他。“我不知道,我可没叫他……”肖时钦弹了一下露出一节的按摩棒“也许是因为你叫得太大声了。”
喻文州都不想哼他了,从开始到现在他有出声过一个音节?
“哎哟我说小事情你这事儿做得可真过分啊!吃独食这种不良行为我们应该要抵制的你懂吗?而且啊……”叶修抖抖烟盒抽出一根烟,在喻文州黏湿的小腹上划拉:“怎么能弄的那么脏?”
“咳……”
“张副队?”
“你也来了?”
喻文州这下是彻底放心了,这三个人都来了,他都不用怕明天的战服分析缺席了……
“小张,一起啊!”叶修叼着那根没点着的烟,甩开了外套。
张新杰是真没想到他只是小小地没抑制住自己查房的欲望开了隔壁的门,却撞见了这么个事,说真的他对于情事的需求不是很高,加上已经九点半,正想拒绝。
“哼……”喻文州缩了下身子。
叶修一点不客气,也是兴致勃勃地看着狼狈的喻文州,撑着下巴时不时拿着烟在他身上指指点点:“看见没有,都弄成这样了,我说小喻啊你这样让酒店服务员很为难的呀?快,小肖来给他系上!”
喻文州被后边的按摩棒插得本来就双腿发软几近高潮,被叶修拿着烟搞来搞去眼看就能射出来,结果那家伙还指使肖时钦要把它给系起来?摇头就想躲,那按摩棒位置一斜顶到了奇怪的位置,他沉闷地哼了一声,双手被吊在床头根本不能做什么,连弓身弧度大一点都做不到。面上有些难堪。
正是这表情,戳中了张新杰,这个心脏推了推眼镜说:“只到十点,我要休息。”
“哎哟,随你是十点还是十二点,快快快别让他射出来啊!!”叶修接过肖时钦递上来的食品包装带,爆手速给喻文州饶了三四五六圈还打了个骚包的蝴蝶结,拇指指腹擦过龟头——“感觉不错吧?”
喻文州不言,绝不叫出声,他跟自己说。
“前辈,那么……你来?”肖时钦把遥控器递给了叶修,叶修握着按摩棒浅插了几下拔了出来,伴着“啵”的一声。那边的张新杰扫了眼喻文州泥泞不堪的下体,拿起喻文州放在床头的眼镜,顺手塞了进去。
柔软的内壁来者不拒,即使是这样奇怪的形状,它咀嚼,蠕动着,尽力地适应这个形状。“……啧。”叶修眯着眼睛给张新杰比了个“赞”的手势,可张新杰已经拖起喻文州和他拥吻在一起。叶修笑笑,修长的手指搭上喻文州不断运动的小腹肌肉,恰到好处的按压着“怎么样?是不是很空虚啊,自己去小箱子里摸一摸,哥来满足你。”
喻文州哪里理他,张新杰开始啃咬他的脖子,含着他的喉结,被包裹在温暖的口腔里,通过喉咙的喘气声都变得沉了些。
叶修右手作空心状,包裹着他湿润的顶端,缓缓得摩擦着。“怎么能不理哥呢,心好痛啊。”叶修说。肖时钦伸手去勾那副眼镜,惊讶着那个地方竟然有这么大的吸力。
不规则凸起在肠道里滑动,前列腺不断的被碰到,喻文州咬住了嘴唇,充满情欲的哼声从唇齿间漏出来。让三人的心都是一紧。
“真是想让你叫的哭出来啊。”张新杰放开了喻文州,手指揉捏着乳头,银边眼镜反射的光让叶修恍惚间觉得自己其实不是心最脏的那个……


“换真家伙上吧?”肖时钦望着喻文州被磨得发红的手腕,忍不住说。“继续。”张新杰在小箱子里挑挑捡捡,扯出两个跳蛋来,反手按进了喻文州喘息的嘴里。瞬时间紫色的磨砂跳蛋已经湿得泛光。
“唔……”喻文州被嘴里粗糙的东西弄的很不好受,出声阻止,张新杰也是很快就把跳蛋拿了出去,在穴口蹭了几个来回,看着括约肌敏感地抽搐着。肖时钦的手搭上了他精韧的腰部,摩挲着,感受着这具身体的每一个细小的反应,他亲吻每一寸的皮肤,知道哪里可以让这人颤抖,哪里可以让这人哼出声。而叶修这时候只是夹着他那支烟看着。
“嗯……”跳蛋被塞进了肠道,磨砂的颗粒在进入的时候略不舒服,喻文州微微皱起了眉头正想开口,叶修就握住了他被绑成粽子的老二【等等这是张佳乐……!】张嘴含了下去。声音被生生掐灭在喉咙里,喻文州扭过头。
大腿的肌肉线条时不时因为脚趾的紧绷而变换,肖时钦拉开他的腿吻上后侧突出的胫腱。
蓝色的丝带被叶修弄湿,透出几块肉色来,舌头在马眼浅刺,同时的手指又捻转按压冠沟……被绑起的阴茎涨得发紫,血管的起伏就是它主人此时的心跳。
要不行了!喻文州无意识地摇着头,半眯的眼睛无声叫嚣着,想要射,想要大叫,想要更大的东西!张新杰掐起他的下巴吻了上去,感叹着这人口腔里的温度,连舌头都像要化了一样 任他玩弄。这感觉不赖。
张新杰就是那么个人,知道什么是恰到好处的,他就给你那么多,不多一厘一毫。下面细小的摩擦力度变化带起令人战栗的渴求……
“哈!”喻文州没想到肖时钦会在这时候开了跳蛋的开关!他简直要忘记还有那东西的存在了……“舒服吗?”肖时钦的双指在穴口按压着,跳蛋不算大,可是塞了两个进去还是感觉涨涨的,这会儿能感受到穿过阻隔的震动。
张新杰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略微皱皱眉头,示意那两人放手:“起来自己把东西弄出来。”叶修就乐了,用力吸了一口看喻文州猛的往上一缩就放开了他。肖时钦默默地放下了他的腿,盯着张新杰那张还是没什么情绪波动的脸,突然就打了个寒战。“来吧,开关给你关了。”张新杰把绑着喻文州手腕的绳子解开,居高临下地说。
“你们这些人啊……”喻文州把自己撑起来,一变体位两个跳蛋就互相乱撞,滑来滑去的刺激着肠道,喻文州又哼哼了几声。
“快,磨磨蹭蹭的,你的手速还会扩散的吗?”叶修伸手往他屁股上招呼了一下,啪的一声,清脆响亮。喻文州啧了一声手肘撑着床,另一只手绕到后面,在穴口徘徊了一会儿直直的插了进去。
就这么一记,跳蛋受到压迫进的更深,喻文州手一软整个上身都抵在床上。他喘了口气,在肠道的手指动起来,湿湿滑滑的好容易夹住了一个,叶修躺下来又握住了他的家伙。手一抖差点给塞回去。叶修笑笑,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你继续~”喻文州没办法,努力集中精神去把跳蛋弄出来,心里把肖时钦骂了千百遍,你屌哦,买个跳蛋还要无线的。
好容易弄出来一个,那边叶修已经换了嘴上了,喻文州保持着右手插在菊花里的姿势被另两个人视奸。张新杰握住他的手,就着插了几下“叫出来,叫出来就帮你。”喻文州摇摇头。张新杰勾勾嘴角看了眼表,拿过了跳蛋的遥控,推上了五档。“嘶……”喻文州像被电击一样绷紧肌肉,吸了口冷气。
张新杰慢条斯理,把衣服撩起来用回形针别好,裤子退下来扶好,从三盒保险套中间拿了一个,套好之后调整好位置【……】顶着括约肌慢慢撑开它。喻文州咬住了被单,浑身发软。
“来了。”张新杰俯身亲吻他突出的蝴蝶骨,开始动腰。他就是那么一丝不苟,每一次顶入的位置和力度都有精确的把握,刚刚好地擦过前列腺就是不去深入,震动的跳蛋却是被顶的乱跑。喻文州抓着被单的手骨节泛白。“啪”又被打了屁股,然后又是三声
“叫出来!”
“我……哈……不要……”
喻文州皱着眉,眼睛开始起了雾气,张新杰扶着阴茎调整位置,慢慢插进去,顶着跳蛋停在了前泪腺的位置。
“不要!不!离开啊!不!不要!!”喻文州突然就暴起,肖时钦恰到好处的按住了他。“叫出来!”他自己也不舒服,龟头顶着跳蛋,震动的感觉让他有点失控,现在就是看谁先受不住了。
“啊——求你!啊!我……嗯啊——”终于是喻文州败了下来,痛苦而充满色情味的喊声终是泄了出来。张新杰一滞,掐着他的腰快速地顶到深处。“啊!!好深!嗯啊!不要啊!!”喻文州仰起脖子,脚趾都微微痉挛起来。张新杰冲刺了几下抽出来,拉掉安全套,左手撸了几下,右手飞快的抽掉了绑着喻文州的丝带。
“嗯啊——”
“嗯……”
“操!”
叶修瞬间被射了一脸。
张新杰推推眼镜,用湿巾擦了下体,放下衣服,心情愉悦。
“五十五分了,晚安。”

评论
热度(679)

© 食色性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