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主全职相关。也是个人随笔存放处。

全职高手-喻王-绯闻

就是个大眼苏:

来发短篇治愈一下要上一星期班狂暴的心情


生贺第一弹


娱乐圈我不懂啊求别说【】




01


王杰希叩开喻文州休息室的大门,蜷缩着窝在沙发角落的人被声音惊动,微微抖了抖睫毛,侧身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被压皱的衬衫勾着散开的领带横在身上,领口敞开一半,留着琐碎的痕迹。他半睁双眼,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


“喻文州,你还有空睡觉?”王杰希的语气听上去不怎么和善,一字一句铿锵有力,最后却吊起一个单薄的尾音。他甩上大门朝着沙发走,这身怒气缠绕在身侧仿佛肉眼可见,蹭亮的皮鞋蹬得实木地板声声作响。


这个月第几次了?喻文州心想,多到懒得数了。还好已经月末,总算可以为数量找个借口。他压了压视线里可见的碎发,撑着柔软的沙发直起身体,直勾勾地盯着王杰希看。


四目相对,却是跑来兴师问罪的人气势弱上一些,王杰希有些恼怒地别开了视线。办公桌上的电话铃声像个不知分寸的孩子闯进案发现场,虽然尴尬暂时缓解几分,冷冽的怒气依旧无处遁形。


王杰希很生气,可喻文州的心情也没好到哪去。


“替我按了。”他懒懒地出声,不打算理会这不用接起就能猜到内容的电话。


“你确定?”王杰希走到办公桌前,瞥了眼来电显示的号码。这号码他也认得,或者说是他生活中除了喻文州的手机之外,联络最为频繁的电话。


是他们的老板。


“确定,电话线拔了最好。”


既然喻文州这么说,这儿是他的休息室,王杰希自然义不容辞接下这份委托,更何况他对这个号码的来电从来就没有好感。三秒之后这个位于十八层的空间再次归于平静,只剩下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错纠缠,扯出底下暗流涌动的情绪。


王杰希嘴张了一半,首个音节还卡在喉咙口不成词句,却在瞄到堆在一叠书上的报纸后停了下来。喻文州不会忽视这样的小细节,心下还觉得时机不错,那条撑满整个版面的新闻烦了他一个上午,如今又要被王杰希再教育,光是想想就觉得头痛。这下倒是省下自己要交付的一个解释。


“你倒是悠闲?”王杰希犹豫了一会开口。


“不然呢?”喻文州笑道,他走到王杰希眼前拿起那份报纸,不带感情地读了起来,“‘喻文州绯闻女友又添新人,直指新片合作对象苏沐橙。’这个是目前为止最重量级的了,你说我是不是该趁叶修没找上门来之前找个地方躲躲?”


标题的下方有一张不算清晰的照片,一看就知是偷拍。人群之中一男一女戴着遮住半张脸的墨镜,姿态亲密地从一家饭店走出来。


确实是他和苏沐橙没错。


王杰希沉默,脸上表情瞬息万变,却始终逃离不了不开心这个主题。喻文州知道对方懂这些虚假造势的规矩,身在圈内却对此嗤之以鼻,除了本身性格使然,更多是因为和自己的关系。


对于自己的经纪人和恋人王杰希,喻文州内心或许是有一些愧疚的。他总是站在绯闻的风口浪尖,王杰希自始至终都对这些逢场作戏不屑一顾。若不是那人和各大导演编剧关系匪浅,能力突出受到重用,老板又怎么会将其留在自己身边。而每一次上头安排的刻意造势,索性都直接绕开了王杰希。喻文州对此是真的无所谓,身处娱乐圈如何做到高风亮节,喋喋不休的负面评论向来不入他耳,他只管做好一个演员,无论戏里戏外。


除了对王杰希。


没有人会否认喻文州的演技,他参演过的影片向来卖座,大大小小的奖项得过无数,话题永远围着他转。与此相对应的是不逊于对演技赞美的那些对他私生活的指责,每一次都是不同的对象,各种暧昧的照片在人们的视线中疯传。王杰希总是会拿着报纸踹开老板办公室的大门,然后狠狠拍着桌子,警告对方这是最后一次。那些没能成功阻止他进入办公室的员工畏畏缩缩地躲在门口。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同样的戏码依旧在王杰希不知道的地方上演,他总是最后一个知情者,而令他生气的是喻文州从来不会拒绝这些。


这一次,依旧如此。


他已经忍无可忍。


“我今天就去交辞职报告。”


王杰希一直沉默到喻文州都有些不知所措,固执地用两人的感情为筹码等待对方妥协,却没想到换来如此扰人神经的回答。喻文州抬起头,看着王杰希从眼前头也不回地走出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仿佛从他的生活中走了出去。皮鞋踩在走廊地砖上的声音隔着房门依旧清晰可闻,与心跳重合,执着而又高傲。


 


02


王杰希不怎么会开玩笑。


他说出口的事情绝对说到做到,这一点喻文州不会怀疑。


王杰希怒气冲冲找上门来兴师问罪外加苦口婆心劝说也不是这一两次了,喻文州会挤出时间坐在沙发上安静地听着对方所说的一切。索然无味的词句从那人一张一合的优美唇线中流出,竟也变得妙趣横生起来。


或许他只是迷恋于王杰希说话间隐约可见的舌尖,从而中途打断那教科书似的谆谆善诱,凑到对方身上毫不费力撬开唇齿一阵点到即止的缠绵。回报他的短促呼吸好像还夹着些许欲拒还迎的期待,让人忍不住进一步抬手攻入衣摆下方,又在对方似是不满地一阵呻吟中突然袭击,捏住了王杰希的腰撒娇似的来回摩挲。


“别闹。”这时候的身下人脾气已经消了不少。


这屡试不爽的招数是像他们之间的一种默契,双方各退一部寻求更安逸的相处方式。而喻文州则一度以为这心知肚明的交流会持续到有一天自己走下荧幕,走出人们的视线,可谁知王杰希抽身走得那么决然,只留下天平的一边空空如也的托盘,他的感情没有了可以承载的重量,独自突兀地往下沉。


喻文州直到王杰希走后一个小时后,依旧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他仰头看着天花板,长时间失焦的视线里冒出杂乱无章的阴影,一个眨眼就变换一次的风景,配合着脑内过往来回跳动。桌子上的工作用手机响个不停,同一首歌同一段旋律。


仔细想想,还是王杰希设置的。


 


03


王杰希回了老家一趟,常年跟着喻文州各地跑令他少有孝敬父母的时间,这次索性做了个彻底。不过他并没有透露自己已经辞职的消息,拖着行李住进了很久以前买下的坐落于市郊的公寓。买下时四周还很荒芜,通到小区门口的公交车就只有一辆,这会已经建起了各种便民设施,卖场学校电影院一样不少。


这公寓一直是租出去的,收回了房子少不了要打理,却也省了不少心买生活配套家具。租客一直是一个单身男性,房子不大,还算干净整洁,他花了一天时间大扫除,换了床单被套窗帘,小小的公寓立刻带上属于他的味道。


王杰希将为数不多的衣物一件件拿出来挂进衣橱,竟然还发现有两件衬衫是喻文州留在自己住处的,走得匆忙没有细看就一起带了出来。


要说不介意,拿错对方的衣服这件事他一点都不介意,他们还有过不少次穿错对方衣服的情况发生。可是现在这种时候,虽说分手谈不上,但关了手机也算是在和喻文州故意较劲。于是手中拿着对方的衣服整理房间,这气压低得王杰希自己都不忍直视。


心血来潮的行为被突发事件打断,王杰希顿时没了兴致,将衣服一股脑全扔在了床上,转身走出卧室打开电视。


有时候越是刻意回避一件事,它就会越是频繁地出现在你的生活中。


娱乐频道的新闻,主角似乎永远都是喻文州。


“近日本台记着就喻文州推掉所有档期一事独家采访了他,究竟为什么我们的当红影星喻文州会突然取消所有未签约的合作,下面……


王杰希手快按下开关不到三秒又重复了刚才的动作。


喻文州出现在自己的视线正前方,四十二寸的特写近在咫尺,那张精心修饰过的容颜竟然有一点陌生。


不变的是他温和的笑容,波澜不惊的语调,一举一动不用刻意修饰,周身仿佛就有星光坠落的气场。


“是的,有一些私人原因。”


“是和您之前绯闻对象有关么?”


“我和她们都是很好的朋友,希望媒体朋友以后不要再妄加猜测。我有自己的恋人,关于他的一切暂时还无可奉告。”


王杰希听到了坐在对面女记者心碎的声音。


以及那近在咫尺、无法遏制、自己不断扩张的强烈心跳声。


或许只有像喻文州那样的大牌明星,才敢真的和老板叫板,推掉所有工作,在节目中我行我素。


那段采访的视频不出意外第二天又是娱乐圈的头版头条。


无数人纷纷猜测喻文州公然承认自己有恋人为的是哪般,是不是又是一轮新的炒作,更多人开始试图从各种蛛丝马迹中寻找谁才是他那个神秘恋人的线索。


王杰希依旧早睡早起,过着从未有过的健康生活。


喻文州的新片上映后,他还买了张电影票去捧了个场。


很会演戏的喻文州,惹得电影院里的少女入戏很深,哭声一拨又一拨。


而王杰希手捧爆米花和可乐,从头到尾面无表情。


荧幕上演技再好,都比不过那个笑着用牙齿咬开他衬衣领口纽扣的喻文州分毫。


王杰希想,喻文州除了那些铺天盖地从不消停的绯闻,无论是作为一个演员还是作为她的恋人,其他都挺好的。


喻文州从来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吝啬于对王杰希的温柔。


 


04


王杰希晚饭叫了外卖,去楼下小区门口水果摊挑了一只西瓜。天气太热,懒得做饭,他也不是擅长烹饪的人。


回来路上觉得小区有点不对劲,多了不少看不出异常却有点鬼鬼祟祟的身影。也就和媒体打交道多如牛毛的他能一眼认出这些都是偷拍的狗仔队,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而走到自己公寓楼下的王杰希甚至忘了退缩。


喻文州光明正大地倚在花坛边上,戴着副墨镜遮盖不了满身的星光,这才站了几分钟就不停被路人指指点点。


“你这样真不好,找人也是需要时间的,”看到王杰希,他主动走了上来,开口道,“感觉怎么样?”


“……还不赖。”王杰希一怔,将手中的西瓜搁地上,细细的勒痕留在手心。


“你知不知道叶修给你取了个什么外号?”喻文州故意吊他胃口,眼神肆无忌惮打量着多日不见的恋人,充满渴求与爱意。


“我还真不知道。”王杰希如实回答。


“绯闻终结者,”喻文州笑笑,“是不是特贴切?”


“如果我一早有这本事就好了。”王杰希想起那一个个和喻文州传出绯闻的女性,多到自己甚至忘了某些人的名字。


“终结者,哪有一开始就出场的?”喻文州洋装惊讶,却用突如其来吻堵住王杰希尚未出口的辩驳。身后闪光灯的声音与人们的惊呼交杂在一起,此起彼伏热闹非凡。


喻文州并没有太过深入这个自己事先计划好的吻,象征性地交换了彼此的津液,就从对方口中退了出来。他舔了舔嘴角,意犹未尽地看着王杰希,毫不掩饰眼底急切的欲望。


“回去了,那些该拍的都拍好了。”


“所以说我是终结者没错,这下你可省心了?”王杰希算是看清了喻文州的目的,如果换做以前自己还是他的经纪人,肯定已经跳起来要骂人了,说不定还要向媒体赔罪解释道这一切都是喻文州压力过大所开的玩笑。可是现在没了这层包袱,这感觉甚至令他有些小小的得意。


那个喻文州是属于自己的,明天又该是一个头条。


“真心实意绝无虚假,你也可以省心了。”


“我已经辞职了。”王杰希嗤笑,仿佛两人从未有过争吵。


“这么巧,我也是。”喻文州牵起他的手,朝着楼道大门走去。


“王杰希,这下你是我最后一个绯闻对象了。”




-Fin-

评论
热度(176)

© 食色性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