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主全职相关。也是个人随笔存放处。

【王黄】明日未死

白山河:

凉风将夕阳撵下山,繁星与夜开始了他们的主宰时间。


河堤旁的小路上有两个年轻人在奔跑,前面那个个头稍矮的男孩子牵着后面的男青年越跑越快,像是在追逐风,又像是风在追逐他们。


他们跑的越远,河堤旁的人就越少,于是他们终于慢了下来,最后终于在一处河湾旁停下。


他们的对面是闪烁着灯光的高楼大厦,宽阔的河面映着人间的灯火也映着天上的繁星,又美又壮丽,不输给任何宇宙纪录片所呈现的景色。


脚下的草很长很软很茂密,草茵柔软极了,站在上面就像是站在云朵上一样。


耳边是风,身边是星,脚下是云。


这里大概就是宇宙的中心。


 


“王杰希,”少年转过身和身后的青年面对面站着,他朝他喊“我喜欢你。”


“黄少天。”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你知道的,我总是有很多话想说。”


“嗯。”


 


空气中氤氲着丝丝酒气。酒精,炎热,内心的躁动一齐作用,将黄少天的脸染的通红。


他今天十九岁,在朋友们给他办的生日会上他悄悄的拽走喜欢的人来了一场城市逃亡。


他用这种方式开启了人生的黄金时代,在这段岁月里,他可以尽情的玩,尽情的爱,像天上无拘无束的云,又像是河中奔腾不息的水。


 


现在,他站在宇宙的中心,向喜欢的人告白。


坦诚且毫不羞涩的将满心的喜欢都认真的,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仿佛要将过去在他面前不敢说不好意思的话都说出来一样,他说的特别认真,似乎是说累了,他拉着王杰希坐下,然后枕在王杰希的腿上,酒劲已经上来了,他迷迷糊糊的说着自己都听不懂的话,他说十五就喜欢王杰希,说十岁时候被隔壁家的小狗咬,说五岁从楼梯上滚下去大难不死,又说三十岁的时候骑着火箭在太空里和怪兽搏斗,三十五岁的时候拯救世界三回,四十岁的时候被外星人抓走又逃了出来必有后福,他胡乱的说着,打着酒嗝问王杰希“你瞧,我是不是英雄,我是不是个大英雄,王杰希你喜欢英雄么?”


“你是英雄,是大英雄,我喜欢你。”虽然他把科幻片里的英雄事迹嫁接到了自己身上,虽然他只是个有点怕狗,体育一般,热爱宅在宿舍打游戏的男孩子,但是在王杰希眼里,他就是个英雄。


他是最好的。


他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像是有魔法一般,黄少天终于彻底睡过去。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糟糕的告白。


因为当事人没有听到心上人的回应,甚至第二天他可能就会因为断片而忘了这场告白。


但他也是一场最好的告白。


站在宇宙中心,向对方说出我喜欢你。


对方说,好巧,我也喜欢你。


再也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事情了。


 


“前辈,请问你和少天在一起么?”手机短信提示音突兀的想起,黄少天被惊了一下,但是并没有醒,他还枕在王杰希的腿上,只是稍微动了动脑袋。


“嗯,在一起。”


“请问前辈和少天现在在什么地方,我们去接他回宿舍。”


王杰希看了看周围,报了个地名。


“这个地方少天挑了好久呢,终于派上了用场。”


王杰希并没有回这条短信。


 


大约等了十多分钟,黄少天的室友们就来了。


他们把黄少天接回去的时候,黄少天还昏睡着,毕竟他真的喝了很多,又跑了一段距离,醉的狠一点也是正常。


“学长和我们一起回去吗?”喻文州把王杰希扶起来,问道。


“不了。”王杰希的腿还有点麻,更要命的是他的心里有点乱,比起回宿舍更想找个地方一个人静静。


“少天有没有和学长说些什么?”


“你应该知道。”


“那学长有什么需要我们转达的么,或者说那我们明天该怎么告诉少天。”喻文州是个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


“我会自己告诉他的。”王杰希抿了抿嘴唇。


“希望学长明天能温和一点,不要伤害少天,他如果给学长带来了困扰,那我先替他道歉。”喻文州有点收不住气场,虽然依旧彬彬有礼,但是脸上的表情已经沉了下来。


“我知道了。”王杰希没有回击,摆了摆手,一瘸一拐的离开。


 


正午的时候黄少天才醒过来,醒来就喊着头疼,隔壁宿舍的徐景熙将早就准备好的醒酒茶送上去,他看了看四周都是鼓励他喝下去的眼神,只好眼睛一闭,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下去。


“黄少演技真不错,哪有那么苦。”徐景熙收走了杯子,笑着说。


“装得可怜点一会才不会挨文州哥哥骂啊,黄少超级有心机的。”卢瀚文躲在郑轩后面说。


“哎呀怎么能这么随便把真相说出来,瀚文你太聪明了,这样不好。”郑轩懒洋洋的补刀。


“喂喂喂你们还有没有同学爱,我那么辛苦,头真的超级疼,而且昨天晚上不是你们灌的我?落井下石,雪上加霜,毫无江湖道义,你们太无耻了!”黄少天很想拍床而起大声疾呼,奈何现在说话声音大一点都会头疼。


“可是昨天晚上没人灌你啊黄少,你自己说要去干一件大事,喝点酒壮壮胆,然后喝多了。说起来,黄少你昨晚要去干什么?我上个厕所回来的功夫你就不在了,唔,王杰希前辈也不在……”卢瀚文又补了一刀,话还没说完就被郑轩捂了嘴拖了出去。


“我昨晚把王杰希拉出去了?我干什么了,我记不清了啊,我就记得我好像在跑,文州我昨晚干什么了?”


黄少天不负众望的,断片了。


“不知道,你打电话问问王杰希前辈吧。”喻文州递过一条热毛巾。


黄少天把毛巾拍在脸上,躺了一会,等毛巾凉了,他跳下床,把毛巾扔到水盆里,摸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王杰希王杰希,大眼大眼是我是我,我昨天晚上干什么了?”黄少天问的有点小心翼翼,为了掩盖紧张故意说话很大声。


“喝醉了拉着我耍酒疯。”王杰希好像在实验室,那边安静的很。


“我说什么了?我都是胡说,你别信啊!”黄少天一紧张话都少了。


“你说你被狗咬,说你从楼梯上掉下来,还说自己骑着火箭大战外星人。”


 


你还说你你喜欢我。


 


“我还说什么了?”黄少天有些莫名的期待。


“都是醉话,没记住。”王杰希戳碎了他的希望。


“哦,那对不起,昨晚麻烦你了。”黄少天悻悻的挂了电话。


 


黄少天看上去像个毛茸茸的光团,热情且随意,但是他却是个敏感又细腻的人。他虽然不记得自己说了多少话,但是他却记得自己那份想要把胸中灼热的情感倾诉给对方的急切心情,和终于说出去以后如释重负的轻松。


他知道,自己积蓄了那么久的情感肯定已经宣泄出来了,他是机会主义者,一定会抓住机会说出自己的爱意。


否则他不会做那样美好的梦。


他的梦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花,他躺在花海里,有一片花瓣落在了他的额头,温柔的像是情人的吻。


 


梦醒以后他知道,他被拒绝了。


 


 


王杰希简直就是社会对于成功人士定义的标杆和模板。


三十二岁已经成了R大物理学院的教授,在他的研究领域内是领军者,家庭方面幸福和谐,闪瞎一众单身学生的狗眼。


女生之间偷偷流传的用来形容王杰希最简练最贴切的词大概就是高富苏。什么?你问为什么不是帅?小孩子才在意外貌,成年人只看气质。


王教授每天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都会满脸笑容的听着电话,很少讲,多半是在听,笑的温柔又甜蜜,还有点思念,谁能想到那是刚从加来出来,才分开,不知情的人以为他们已经分开了很久呢。


王教授说,每天早上的电话是他一天努力工作的动力。


原话当然没有这么肉麻,不过王杰希说这句话时的认真,真是叫看得人都情不自禁的跟他一起努力工作。


王教授的伴侣是个摄影师,很多时候在外面采风拍照,所以他的学生们都没见过他。


不过他们都知道他长什么样,因为王教授的办公室里大大小小放了四五张他的照片。


照片里的人很年轻,长得还行,能拿的出手,不过笑起来太有感染力,虎牙和酒窝简直又甜又闪亮。大家都知道,王教授在办公室里,不是在工作,就是在看照片。


不止一个女生在新年时候许愿,能找到一个像王教授看他的恋人那样看着自己的男朋友。


那样的深情的叫人移不开眼。


看着恋人照片时候的王杰希,像是梅花上披着斑驳阳光的的雪,又冷又温柔,旁人只能看,不能靠近,不能打扰。


 


王杰希和他恋人的故事,老一届的同学其实听王杰希自己说过,因为一次真心话大冒险。


王教授端庄严肃的一个人,自然不会选大冒险,但是毕竟是成年人,不能玩不起耍赖,于是只好选了真心话。


问问题的是个女生,平时特别内向,低调的人,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典型的闷骚。


她问王杰希问的干巴利落脆,连让他顾左右而言他的余地都没有。


她说,请王老师说说和自己的恋爱吧,叫我们死心死的快一点。


王杰希掏出手机,摩挲片刻,喝了口酒,就说了起来。


“他叫黄少天。”


“他是摄影师,常年在世界各地奔走,不过没关系,我总在这里,我会接他回来。”


“我们认识的算是很早了,他十六,我十七。”


“是初恋,我对他一见钟情,他对我,我不知道,下次见面我问问他。”


“你们别笑,再笑我就不说了。”


“他先告白啊,他性子比较急。”


“这个不好透露,自己猜吧,呵呵。”


“有过矛盾,不过两个男人,有矛盾也好解决打一顿或者打一……有姑娘在我就不说了。”


“领会精神就行,不要继续纠结打什么了。”


“最大的矛盾啊,我想应该是他刚告白的时候吧,他才二十岁,我才二十一。那时候我刚拿到想去的学校的offer,那是我为自己前途规划的重要一站,我不想耽误他,所以我拒绝了他,后来我就离开了。我想等我回来,不管他变没变心我都把他追回来。年少轻狂吧,那大概是我这一辈子最后悔的一个决定。所以现在无论他去哪,我都不会离开,我都在这里,等着接他回来。”


“七年之痒?没有,未来也不会有。”


“不是自信,而是我那么努力把他找回来,就是想好好和他在一起,他要是痒了我就替他挠挠。”


王杰希每说一句,都要喝一口酒,有人说他眼角是不是有泪,有人说没有。


 


王教授在还是王同学的时候,就有一个魔术师的称号,因为他的视线落点总是与众不同,思考方式和研究方法也独树一帜,他的灵感宛如天上的星星一样多,和他当同伴是享受,但是和他当对手是折磨。


他的主攻的科研领域也与旁人不同,这条道路上已经倒下去过太多人,而他义无反顾的接过了大旗,有人说这是科幻而不是科学,而他已经在政府的掩盖下秘密的成功的进行了一次实验。


简而言之,他研究的是如何进行时空穿梭。


地球文明发展到如今,早已没有国家这一概念,目前世界上有三个联盟,世界经济联合,人类革新联盟和地球联邦,每一个都自觉正义,自觉能够拯救地球拯救人类。


王杰希身处人革联的保护和控制之下,明面上是大学教授,私下却是政府科研机构的领导者,不过其实他并不在意为哪里服务,只要有个地方给他做研究,就算是没有身份也无所谓。


对于他来说,战争和平政府乃至世间万千生灵,终究都与他无关。


他只想等一个人回家。


为此,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教授,只要在死囚体内注入芯片用他们做实验就可以,您不必亲自去。”


“我必须去。”


“教授,我们整个机关的价值都没有您一个人大,请不要以身犯险,这里未来还要依靠您。”


“来不及了。”


的确来不及了,十年来不间断的工作,长时间待在实验室里,王杰希的身体状况已经十分危险,他的医生朋友也已经警告他太多次。


 


“他当然要去,他这个骗子,所有幸福美满的生活全都是他的臆想罢了,黄少天已经死了十年,他哪有什么未来可言。”


“他活着就是为了赎罪,他哪有那么伟大,所有所有的研究都是为了能让他回到过去,阻止一场灾祸。”


“他所有的才华都用在这个时光机器上了吧,如果这次失败,他也根本不会活下去,因为他已经油尽灯枯了。”


“王教授,我说的没错吧。”


说话的是研究组的副组长卢瀚文,自他空降入组以来,就和王教授十分不对盘,倒不是他性格问题,他这样的少年天才不管是智商还是情商都远高于旁人,和所有人沟通交流都十分友好顺利,唯独对王教授是个例外,不过王教授也对他十分宽容,有时候还会指导他的研究。


“你说得对。”


总是冷静如山的王杰希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对,他的内心却在不停的坍塌。


像是飓风,像是海啸,像是地震,像一切毁天灭地的力量。


侵袭。


攻占。


屠杀。


沦陷。


 


每天早上的电话其实是十年前黄少天打给他的一段电话录音,不过有一点说的没错,那个电话是他工作的动力。


黄少天生前的确是个摄影师,他在远方,在时间的罅隙中沉睡,身旁开满明亮的花朵。


 


活着的人无数次从噩梦中醒来,然后幻想着自己的死亡。


 


“所以,请让我去吧,不管结局如何,这都是我的人生。”


王杰希给他的组员深深地鞠了一躬。


地下没有阳光,平日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的灯现在也在兢兢业业的工作,只是它的白光,照着白墙,白大褂,白色的试验台,突然就让人觉得太过惨淡了些。


惨淡的像是不可触碰的未来,又像是不可改写的过去。


 


王杰希躺进机器里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容的,久违的,极圆满,极放松的笑容。


有人说他眼角有泪,没人反驳。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努力,那么再见了。”


 


 


 


“大眼大眼大眼,你醒了么?医生医生医生你快来看,他是不是醒了?医生,医生,医——”


王杰希微微睁开双眼,被阳光刺的发疼又赶忙闭上眼睛,他还是有点晕头还疼着,应该是脑震荡的后遗症。


不过还好,事情他都还记得。


前几天有个男人打电话给他,让他注意这几天别让黄少天一个人上街,他本以为是个玩笑,但是那个男人每天都打好几个电话过来,拉黑也没用,换一张电话卡继续打。在九月十三那天,更是差点打爆了他的手机,让他一定要保护好黄少天,结果那天果然真的出了事。


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推开了黄少天,那可真的会发生让他后悔一辈子的事情了。


自从那天以后,那个男人就消失了。


那些电话简直像是神的指引一般。


还好,那个小话唠现在还能在自己身边吵吵闹闹,头疼也没关系。


 


“大眼,你终于醒了。”


黄少天紧绷了两天的神经终于松懈,他趴在王杰希的床边,只来得及说这么一句,就陷入了沉睡。


 


王杰希抬起手轻轻抚摸着黄少天因为疏于打理而毛毛躁躁胡乱翘着的头发,看着窗外的花和阳光,无声的笑了。


 


差点失去你。


还好没有失去你。


那么,余生里,还请多多指教。


—END—
不要打脸,已经很胖了(。•́__ก̀。)
本来想拖到情人节奈何我又有了新脑洞ヽ( ̄д ̄;)ノ

评论
热度(186)

© 食色性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