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色性也。

主全职相关。也是个人随笔存放处。

【叶黄】同志,请上车

渡鸦:

♥少天生贺,又名《少天,哥苏吗》


♥奔驰车主屡闯红灯为哪般,新手司机如何追到俏交警,霸道总裁教你苏苏苏


♥全是私设,欢迎捉虫,感谢喜欢,少天生日快乐


 ̄ ̄ ̄ ̄ ̄ ̄ ̄ ̄ ̄ ̄ ̄ ̄ ̄ ̄ ̄ ̄


 路口此时车流量不大,站岗的黄少天不禁舒一口气,想解开领口松松脖子,无奈带着手套的指头灵巧不起来,七月的天气闷热,骄阳灼灼,空气仿佛滞留在这个路口,遮阳伞下的一片小小阴影徒增伤感:


当初为何要报考交警这个职位!


 


额前汗珠滚滚落下的黄少天心一横,牙齿叼住手套前端一点棉布,小臂向下略施巧力,手套顺利摘下塞进口袋里,迅速解下制服衬衣的两颗口子,还没来得及感受到凉爽,西方向马路上开来一辆奔驰,钢琴黑的烤漆吸睛又聚光。


而且还拉嘲讽。


因为这辆车闯红灯了。


黄少天愤怒地吹响口哨,做了个停车的手势信号,奔驰车不为所动,平稳得像只在海面滑翔的海鸥,机场起飞的客机。


居然还敢无视本交警?


黄Sir怒了,他自小正义感十足,公交车见孕妇老人小孩都会让座,不管自己累不累;散步时看见扒手偷前面行人的包都会冲上前维护正义,任何时间都在发挥光和热。


所以敢在他面前闯红绿灯的车,必须严惩。


 


黄少天一个箭步冲上去,张开双臂拦在奔驰车的前面,大声喝道:“同志,请停车。”


这种行为是极为危险的,除了黄交警自恃自己反应快体能好,真没人敢这么做。


好在这个司机的反应也够快,猛踩刹车,车头堪堪在离黄少天10cm处停下,奔驰车主显然也吓了一跳,摇下车窗探出脑袋:“这是碰瓷的新招数吗?哟,交警?扮成交警碰瓷?”


黄少天掏出手套带上,正正帽子,然后走上前敬礼:“同志,你刚刚闯红绿灯了。”


“哦。”车主懒洋洋地扫了黄少天一眼,“你是交警?”


怀疑的口吻太明显,黄少天拿出警察证,亮在车主面前,奔驰车主显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物,眉毛抬一抬道:“证件可以给我看看吗?这年头造假证的太多。”


“可以,”黄少天不想在自己职业生涯中留下任何一个污点,警察证递过去,“这年头还有敢伪造警察证的?那是犯法!下次遇到这种事情要立即报警,绝不手软。”


车主笑了一下:“小同志正义感挺足,不错。说吧我范什么事儿了你要拦我车?”


“闯红灯!而且还无视我的指挥!三岁小孩都知道红灯停绿灯行,你考驾照时没考过交规吗,喏,你驾照和身份证我看看。”


奔驰车主很配合,手探进车储物盒翻出证件拿给黄交警,顺带把人家的警官证还回去:“黄少天,名字不错。”


“那是自然,”黄少天笑了一下,露出略显孩子气的小虎牙,仔细检查完驾照后毫不客气地开一张罚单过去,“外国驾照?叶修同志,你的罚单。”


“你名字念得不标准,重念一遍。”车上的叶修笑得贼兮兮,黄少天也不是听话的主,当即驳回:“我普通话标准得很好嘛,收好你的罚单,慢慢开走车,麻溜地交罚款去。”


撩拨不成的叶修眼珠子一转:“下午两三点的太阳这么大,我在车上根本看不清楚红灯,不背,警察叔叔这个锅我不背。”


“看不清?你红绿色盲啊?别给我找这理由,当心吊销你驾驶执照。”


“真不是找理由,不信你坐上来看看。”叶修道。


黄少天将信将疑,绕到副驾驶那头上了车,凉意十足的冷气扑面而来,比起外面起码低了个十度,劲爽得让人打个寒颤,后视镜那儿挂了一串佛珠,木质的清香散开在空气里,黄少天猛揉鼻子坐直身体,仔细观察前方:“这红绿灯很清晰啊,借口不成立,不想吊销驾驶执照就乖乖交罚款去。”


尽职的交警手指指前方存在感十足的红绿灯,罚单往方向盘上一粘后就要下车,叶修连忙伸手将人拉住,无辜道:“你那里视野开阔,太阳光被我这边挡住了,要不凑到我这边试试,真看不见,太刺眼了。”


“真的假的?”黄少天依言,大半个身躯前倾,挪向正驾驶位那边,眼睛盯着前方瞅了几秒,“信号灯一清二楚啊?你真不是红绿色盲?还是想逃罚款?哎你说你开个奔驰S65,舍不得交那点罚款是几个道理啊?”


“那时真没看清,我再看看。”叶修说着脸往黄少天那边凑了凑。


“看清楚了没?”黄交警伸手一指。


“看清楚了,挺好看。”叶修眼神压根没忘前面瞟。


“嗯嗯,这就好,估计你是路况不熟,但这罚单还是得开给你,下次注意啊。”


黄少天毫不犹豫截断对空调的留恋开门下车,挥手间不忘鼓励一下这新手司机,附赠热情洋溢的微笑一枚。


“哥就说这样不容易看清信号灯嘛。”叶修小声嘀咕。


 


眼看奔驰车绝尘而去,路口一片安静祥和,黄少天同志松了一口气,为自己又解救了一个马路杀手感到欣慰。


但事实证明,解救之旅,道阻且长。


 


因为在第二天,这个路口,这个时间段,那辆奔驰又闯了红灯,违规后乖乖地停在马路边等黄少天来开罚单。


爱岗敬业的黄Sir一口气呕在胸口:“叶修,你你你……你怎么又闯红灯!?你过十字路口要注意观察路况!路况!看看前面的信号灯,红灯女神在微笑啊!还有我,我看到你车开来时,特意对你打了个停车的手势你看见没。”


你还笑了一下。


叶修在心里补充。


乖乖道歉,领张罚单,末了问道:“你要不要上来坐坐,吹下空调?”


“不用不用,我在那边遮阳伞下站着就行,万一又来个你这样的新手,我岂不是要头疼死?”黄少天掀起帽子擦擦额头上的汗,棕色柔软的发丝在太阳底下又闪了叶修满眼。


 


叶修觉得自己可能得了趋光症。


否则他怎么一看到黄少天就移不开眼睛?


第三次闯红灯的时候叶修率先敬个礼,这回黄Sir感觉自己是呕了一口血在心口,罚单开得格外壮烈,肃穆得仿佛要交罚款的是自己。


“少天同志,节哀。”叶修看这人表情有趣,忍不住逗个乐子。


黄少天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扭头走开,步伐像只愤怒的公牛。


 


“有钱人的逻辑我等难以理解。”


黄少天向好友声情并茂地讲述这件事情,当事人名字出于保密考虑被他以‘S65车主’代替,坐在吧台调酒的张佳乐笑得格外欢:“哈哈哈,黄少,如果那车主是个妹子,我都要怀疑她是不是看上你了。”


“去去去,开车的是个汉子好嘛,虽说本少很帅是没错啦,不过我真对那种马路杀手不感冒。连闯三次红灯!不是色盲就是来找碴的。”


“我说你又不是没被男人看上过,小心为妙啊。”张佳乐开酒吧挺长一段时间,各种事情看多了,对于自己这个好友自然是多提醒些。


毕竟黄少天长得挺不错的,不是咄咄逼人的帅,但天生带种亲和力,人又阳光爱笑,属于根苗正红的那种好看。


如果长相可以评级的话,张佳乐给黄Sir打A,自己当然是A+。


“我靠啊,你还记得那件事!”黄少天真觉得这个损友就是专门为揭露他黑历史来的,“都说了,那小子是来讹人的,而且我觉得他找错了对象,拉住我袖子一个劲儿喊‘叶先生’,要不要我给你完整讲述一遍?”


“Of coursenot.”让话唠说一遍故事的下场很有可能是葬送掉整个夜晚,但是张佳乐敏锐地听到一个新关键词,“叶先生?”


“对,那个小子反复说什么‘就是你啊叶先生我没有认错’,靠啊本少姓黄好不好,非逼得我把身份证给他看才行,最后那小子说黄先生您也挺帅的要不要做个朋友?然后我就把警官证给他看了。”


张佳乐突然皱眉:“这一段怎么没听你讲过?”


“我靠靠靠,”黄少天愤怒了,“你哪一段都没让我讲过好么?是不是怕我故事讲得太动听,害你辞掉酒吧歌手。”


“辞掉他让你上台给大家说天津快板还是说单口相声?”张佳乐调了杯果汁推过去,“常来我这,还姓叶的人我倒是认识几个。”


“说到姓氏,那个连闯三次红灯的人就姓叶。”黄少天喝口混合果汁,酸味呛入喉咙,脸皱巴巴,嘴巴一抿一抿像只兔子。


要不张佳乐怎么肯费心调杯果汁给他?


“你说那车主姓叶?”


“对啊,开奔驰S65,带点B市口音,车里还放了串檀木佛珠,啧啧,顶级土豪配置啊。”


“我总觉得我认识这个人,你等等我给你查查。”


“好啊好啊,张佳乐别说你还真靠谱。”


张佳乐拿出手机点开渣浪好友名单,拖到Y那一栏,戳进某个头像,粗看了几条微博后一条短信‘叮——’弹出来,批阅完毕后英俊的调酒师绝望地扶稳额头,整套动作一气呵成,顺畅得让黄少天担忧。


“张佳乐你怎么了?别吓我啊,股票跌停也没见你这表情啊。”


“没,不是同一个人,凑巧凑巧,凑巧而已。”张佳乐打量黄少天许久,实在没看出哪里长了朵漂亮招人喜欢的花,话锋一转问道,“黄少天你现在是不是单身?”


“是啊怎么了,看不起单身狗啊,我以前可是交往过女朋友的好吗?等等你不也是单身,别打我主意啊我不会凑合和你过的。”因为家里催婚催得紧,黄少天现在对‘单身’这字眼格外敏感。


“谁打你主意,我眼睛又没瞎。”张佳乐又补一刀,“你是交过一个女朋友可惜被甩。”


“我靠靠靠,她甩我的理由我至今都很莫名其妙好么!”


世上有一种人,他们不高兴时绝不让别人好过。


比如黄少天。


张佳乐往他心上戳刀子,他就往张佳乐耳朵里刷文字泡。


被苦水灌得心焦的张佳乐突然问:“她甩你原因到底是什么?还有你当初怎么就答应人家表白了?”


“不说。”这次黄少天耍个酷,杯中果汁一饮而尽,拿起车钥匙扭头就走,格外潇洒。


调酒师哼一声解锁手机劈哩啪啦发了条短信过去。


——单身,可能是直男,你别招惹人家。


回音来得很快,张佳乐看着短信笑了许久,马上又发一条过去。


——先替他把果汁钱付了,赶紧的。


片刻后。


——先给哥一个神助攻。


 


对于这个神助攻叶修打分五十,另五十分嘉奖给自己精湛的演技。


奔驰车第四次出现时没有闯红灯,而是在绿灯后七扭八扭地将车停在黄少天旁边,并按了两声喇叭。


违规停车!


黄少天罚单已经开好,就差粘到叶修车上去,走上前却发现叶修脸色不太对。


“怎么了?叶修同志?这脸色,不会是酒后驾驶吧?害人害己啊。”


“有点头晕,车里空调坏了,可能是中暑了。”


叶修这句话说得有气无力,脸涨的通红,汗水大滴大滴滚落。


正当酷暑,黄少天连忙把车门打开,一股热气迎面而来,估计放个包子进去都能蒸熟。


黄少天伸手将叶修搀出来,扶到树荫底下坐着透气,让他虚靠在自己身上。


“好点儿了没?我去给你买瓶冰水,你放在额头上好降降温?”这一刻黄Sir后悔自己没能随身带水杯。


“头晕,热。”叶修说话都不利索,树上蝉鸣吵得他脑仁疼。


黄少天咳一声问道:“你要不松松领口?”


他猜叶修可能刚开完会,领带结系得完美,衬衣每个扣均是稳稳扣上,汗水染透领口。


叶修动动手指示意自己没力,黄少天内心斗争三秒,最后正义的黄Sir战胜嫌麻烦的宅少天,伸出手替叶修松开领带,解了两个扣子:“这样好点了没?我送你去医院?”


叶修脑袋靠在黄少天肩上,点点头:“嗯。”


“坐我车去吧,你有4S店的电话号没?让他们把你开拿去修,夏天没空调太遭罪。”


 


最后二人驶向的终点不是医院,而是叶修家,因为该名同志表示他对医院的消毒水味道非常过敏,充当司机的黄少天忧心忡忡地瞥了一眼躺在后座的病人,非常好奇他是怎么健康长大的。


一路上叶修问了黄Sir很多驾驶方面的问题,从交通警示标志到路标线,最后道:“等警察同志休假时,能不能陪驾?我刚从国外回来,一些交规需要熟悉一下。”


“好啊,叫我黄少天就可以了,反正你家离我家也不远。”


“你家是……”


“同小区同栋楼啦,你说巧不巧。”


“巧。”叶修笑盈盈答道。


恭喜叶·心脏·修,挑战下限再一次成功。


 


后来二人的关系熟络不少,知道黄少天会做饭后叶修总是在休息日跑到八楼敲门,饭点掐得非常准,搞得系着围裙的黄大厨问:“老叶你在我家里安装了监控不成?”


叶修在桌上摆好碗筷:“当然不是,我只是估算了一下,这个时间段你该饿了。”


“行行行,你聪明。”黄少天没好气地承认,叶修是个建筑师,脑子自然好用,不过一个买得起S65的人怎么会住在这种地方?


他充满好奇,暗暗琢磨许久无果,只好说给张佳乐听。


见多识广的张佳乐吞吞吐吐:“可能是体验生活吧?你看建筑师,一定要看过很多建筑才能叫建筑师;或者人家就是有钱任性,买了很多套房子随便住;要不就是你们小区风水好,哎我说黄少天你这么好奇人家干嘛?”


“就是有点不对劲啊。”


 


叶修对他有点太好了,虽然那个人口头嘲讽全开,但是很多细节让人窝心。


比如挂在车里的那串佛珠,在黄少天第二次对着它揉鼻子打喷嚏后就被取下来了,叶修翻了包无香型的餐巾纸过去:“红鼻子驯鹿,别感冒了。”


那时候黄少天难得没说话,餐巾纸遮住大半张脸心跳得特别快。


“小话唠怎么不说话?被哥苏到了吗?”


“苏你个头啊,好好开车,不要做多余的事情,刚刚是不是两只手离开方向盘了?扣三分。”


但是他不得不承认,总会被叶修苏到。


叶修家里有台PS4和一堆黄少天眼馋很久的游戏,主人大大方方邀请交警先生来家里给游戏机陪玩,说是陪玩其实也是黄少天一个人在通关刷BOSS过剧情,叶修坐在客厅的大桌子边画图纸,偶然游戏狂魔眼睛盯太久游戏累了,会转过头看一眼认真工作的叶修,侧脸线条好看过游戏里主角脸的建模,握笔的手格外灵巧,修长好看。


在第一眼看到叶修握方向盘时就这么觉得了。


 


虽说黄少天再热烈的视线投过来叶修都愿意招架,不过他更愿意再这个时候撩黄少天:“少天,再看哥可要收费了啊。”


“谁看你了啊,咱别这么自恋行不行?我在想晚上吃什么。”


“糖醋排骨。”


“好,可是家里没排骨,只有面条鸡蛋和小葱。”


“出去买排骨?我开车。”


 


再回忆两个男生逛超市买菜的场景,黄少天想把那天的自己敲醒。


张佳乐想敲一敲叶修的脑袋,怎么想出搬到人家楼上住去,你市郊的别墅在哭泣啊。


黄少天左思右想很久,最后一拍桌子:“张佳乐你都不知道的话我只好去找我们大队长商量一下了。”


“我知道!”张佳乐桌子拍得更响,震得手掌发麻,忍痛道,“他肯定是无聊,所以这么做。”


“我看你才无聊呢,我回去给队长打电话了啊,你这里太吵,拜拜张佳乐同志。”


“等等,你明天是不是过生日?”


“是是是,会请你吃饭的,你不用送礼,就当抵了果汁钱。”


“我靠!”


 


八月十号当日,二十四个小时,一千四百四十分钟,张佳乐连黄少天面都没见上,更别说一起吃饭,坐在吧台里暗骂这损友的不够义气。


其实这事不怪黄少天,白天他们大队开会,熬到下班换下制服走出交警队大门时瞧见站在门口的叶修,斜靠在车引擎盖上,一身正装打扮格外帅气,相机拍下来可以拿去做售车广告。认真看的话会发现头发好像有稍微修剪过,从门口路过的妹子纷纷以回头率表示被苏到,叶修绷不住笑,对黄少天扮了个尴尬的表情。


欣赏够耍帅后黄少天才走过去。


“老叶,你热不热?”


“为了苏到你,哥扛得住。”


 


叶修打开车门,黄少天看见摆在在副驾驶车座上一朵玫瑰花和一张生日贺卡。


 


若是再不清楚这什么意思,那就是有装傻的嫌疑了。


昨天张佳乐打电话问他:“少天,你其实知道他喜欢你,那你对他什么感觉?”


什么感觉?


黄少天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自己被女孩子甩是因为那女孩子说:“少天,和我在一起你找不到恋爱的感觉对不对。”


恋爱的感觉?


大概就是某次发现描图纸的叶修偷偷往自己这边看时,雪吻巧克力一样的心情。


 


“同志,请上车。”叶修替黄少天系上安全带,又问,“苏到了没有?”


“没有,才一朵花,是不是从我们小区楼下摘的?”黄少天努力掐死自己心里乱跳的小鹿。


“生日快乐,少天,回头有惊喜。”


“嗯?我靠?!”


能打动黄少天的果然是满满一箱子的游戏碟。


“收集了好久才收集齐的。”


“老叶,你怎么知道我一直在淘《如龙》?”


“猜的。”


“那你怎么知道我今天生日。”


“算的。”


“其实你车开得很好吧?”


“过奖。”


“其实你计划追我很久了吧?我猜猜,你认识张佳乐?而且你本来不住我楼下,你该不会现搬进去的吧?”


“BINGO,这下被哥苏到了没有。”


“苏苏苏,苏你妹啊,好好开车,到家谈一谈。”


 


到家后,叶修就“谁更苏更有男友力”这个问题与黄少天探讨了一晚上。


 


Happy birthday


Happy everyday


Happy ending


 


可能还会有个前篇叫做《同志,请放手》、后续叫《同志,请上床》啥的,我就这么一想


少天生日快乐Je t'aime



评论
热度(494)

© 食色性也。 | Powered by LOFTER